滚动新闻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| 文化频道 | 津报副刊

"蜘蛛人"挣的是心跳钱

时间:2018-01-29 10:29:00   来源:每日新报   作者:阿德   责任编辑:秋云

AG视讯:  “我们能不能在这条河上做点文章?”2016年春节后的一次村集体经济讨论会上,韦店集村第一书记时圣宇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  赵川 35岁 清洁工

  由头:年底通常是家庭集中大扫除的时间,不少家政服务公司忙得不可开交,保洁工供不应求。在保洁队伍中,还有一群在高空作业的工作者,他们被称作“蜘蛛人”。工作的艰苦与收获,似乎也因为高空而成了正比。

  说一句时髦的话,这段时间我们的存在感特别强——每天都有不少生意找上门,即使见缝插针也排不开了。就拿我说吧,我和我爱人每天早晨兵分两路,她给家庭做保洁,我主攻写字楼,中午要是赶得上就碰面吃点东西,下午谁先忙完了就去对方那边帮把手。现在天黑得又早,往往回到家,已经感觉又该上床睡觉了。

  生意好点,其实你们也高兴。

  挣钱当然开心了,手头宽裕点,年前给老家父母捎过去两瓶好酒。最要紧的,还是得存钱,我们不指望在大城市买房安家,但孩子的教育马虎不得。我问过不少客户,他们都说养孩子太费钱了。但你说,每天这样披星戴月的,人都有个惰性。前两天我们俩就起晚了,一睁眼都8点半了,紧赶慢赶出门才没误事,爱人埋怨了我一整天。

  凭本事吃饭,走到哪里都硬气。

  现在客户还挺尊重我们的。尤其是现在这个时期,电话里边他们都客客气气的,甚至还有说了半天好话,希望我们挪出来半天给他家擦玻璃的。起初我也有点受宠若惊,说实话干了这么多年,最开始真的是觉得自己没本事挣大钱,只能带着爱人做保洁员。后来接触多了,他们就跟我说起遭遇来——好像谁家都遇到过不太负责任的保洁员,不是迟到、早退,就是干起活儿来马马虎虎,尤其是不轻易能看到的地方,总是怎么省事怎么来。听他们抱怨,我总是哈哈一笑——刚做这一行时,我总想着一天多干几单,每天处于疲于奔命的状态,怎么可能做到每一单都认真负责?这几年我也想明白了,还是得挣回头客的钱,所以就像我说的,尽量把活儿做仔细了。真的赶上安排好了时间排不开的,那也没有办法,咱们下次再说。

  感觉你心态好了。

  其实还是要自己看得起自己。刚做保洁时,手每天都泡在脏水和消毒液里,不是起皮就是冬天冻得都是口子,而且也不修边幅,工作服几个月也不带洗的——其实说到底,还是觉得做这行有点丢人,不如当个职员坐办公室那么体面,所以从自己这一关,就和自己对着干。后来爱人心疼我,给我买了手套,说咱们现在不偷不抢的,你用不着看不起自己,我觉得挺好。从那之后,我也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了——至少按时剪发、出门洗脸、工作时戴手套了。去年我和爱人还在网上定制了几套工作服,上边是我们俩给自己设计的logo。我开玩笑说这多扎眼啊,爱人说我不懂,这叫作宣传包装。

  刚才你说了你给商户做保洁,高空作业你不害怕吗?

  说不怕是假的。记得第一次绑上安全绳,坐在木板上,身体随着滑道下滑。我当时闭着眼,根本就不敢往下看。工友说可以开始作业了。我按照流程,刚从口袋里拿出来玻璃刷,还没蘸清洁液呢,手就不听使唤地抖个不停,腿也软了。后来工友跟我说,他在地下看着我一动不

  动几分钟,不知道我思考什么呢。我跟他说,脑子都是木的,感觉就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,这是我第一次高空作业,好不容易擦完了一层,一放绳下去,先是没立好,原地转了好几个圈,正头晕呢,又过来一阵风,把我刮出去好远,又一阵风刮了回来,可真吓坏我了!

  你这么说我都怪心惊胆战的。

  我不知道别人的胆量,反正我尝试了一次,再上去就再也没怕过了。只要克服了心理障碍,安全措施做好了,我觉得没啥危险的——我们身上都会连着两条绳索,一条是工作绳,一条是安全绳。开工前,我首先要把绳子从楼顶放下去,再给胳膊和大腿上穿好安全带,安全带背后有一个自锁器,连接在安全绳上。如果工作绳发生意外断裂,自锁器就会像汽车安全带一样迅速卡在绳子上,保证安全。下降时,我是坐在一块木板上的,木板两端的连接绳靠一个金属的八字环下降器绕在粗粗的工作绳上,需要下降时,就松动八字环上的绳子。木板旁边挂着一只大水桶,里面就是我工作的家伙事了。下降器只能下不能上,所以只要开工,就得全部擦完一遍才能休息。像是二十层的商业楼,从头到尾擦完,效率再高也得三四个小时。所以在这段时间里,我们不吃不喝不能上厕所。

  所以大家都叫你们“蜘蛛人”。

  我们没有那么神。但这份工作除了胆大心细,还不能胖。绳索承重量是有限的,水桶工具都挺沉的,如果还是个胖子,这份工作的难度就可以想象了。好在工作这么久,我体重一直保持得不错,不知道是不是高空作业的功劳。

  其实很多人也劝我,岁数这么大了,别这么拼了。我也想过要不和爱人给家庭做保洁得了,可还是舍不得——高空作业收入是家庭保洁的好几倍,干的活儿也差不多,为什么就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放弃呢?

  而且这工作也挺有意思的。站在高楼房顶上,能远眺这座城市,赶上好天气,真的让人心旷神怡。坐在木板上,用余光看晚霞洒在玻璃幕墙上反射出的光晕,真的有拍大片的感觉。而且有时你还能和楼里办公的人聊上那么几句。看着玻璃一侧,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坐在办公室里,而我坐在玻璃另一侧,有一种令人说不上来的自由。

  会向孩子说起自己的职业吗?

  之前都瞒着,说爸爸妈妈在大城市的工作很体面。但我知道也瞒不住了——春节一过,我想带儿子过来上学,到时他就知道我们做哪行了。就像爱人说的,我们首先不嫌弃自己。靠自己努力挣钱,感觉挺踏实的,而且我挺自豪的,我和爱人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并不少。

  这两天上去擦玻璃,刚擦三四层,桶里的水就全冻了,而且绳子上都能结冰,往下降的时候,冰碴子就溅衣服里了。虽然挺苦的,但我一定带着儿子来看我开工,让他知道他爹就是城市里的“蜘蛛人”。

[进入论坛]
更多相关新闻:

帮办·回顾

副刊·社会

网络热点

津报副刊

社会新闻

网络热点

唐代宗元陵下宫
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,经过近一年的持续勘探
韵味南开拉开帷幕
近日,“韵味南开”春节文化惠民季——市曲艺团南开
合作: 葡京 皇冠赌球 AG视讯